火力短视频苹果app下载

除此之外,上次麦城桃花镇的分尸案并没有彻底结束,警方根据蛛丝马迹,判定抓到的凶手背后是有人故意指使。

甚至有可能,桃花镇的分尸案,和昨天的命案,以及他三年前刚刚回国,参与的那起‘挖眼案’都有关联。

被抓获的几名凶手,很有可能都是受人指使,亦或者说,是控制。

这很有可能是一场高智商犯罪,幕后主使有很强的的反社会人格。

他在不断的露出精心设计好的破绽,不断犯案,推出一个又一个的‘傀儡’,像在玩一场有趣的游戏。

谁也不知道,他的下一次动作会是什么时候,对象又会是谁。

“滴—滴滴——”

汽车的鸣笛声刺耳,将今阳拉回思绪。

他微微睁开眼,司机侧过头,说话带着浓重的本地口音。

“先生,今天元旦,出行的人多,电视台那边今天都是明星,往那边去的人更多,赌车赌的厉害,平时一个小时,今天估摸着至少得两小时,我看你从外地来的,能等不能?”

今阳借着外面的灯光看了眼腕表,转头看见旁边道路上停放的共享单车和小电驴。

沉默了一会儿,掏出钱包结了账,示意司机把自己在路口放下。

夏日清新是假象

研究了下小电驴的操作,掏出手机扫码。

戴在头上的帽子被风吹乱,乌黑的头发被吹的有些凌乱,冷风呼呼刮在脸上,透进脖子里。

今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墨黑的眸子微微眯起。

前面是红灯,隔着一条马路,对面就是电视台的招牌。

路上有不少经过的年轻女孩时不时转头看他,然后凑在一起低声讨论。

但其实声音也不小。

“快看,那个男生长得好帅!”

“我从来没有想过,有人骑小电驴还能那么赏心悦目,感觉小电驴档次都高了起来!”

“哈哈哈,颜即正义,不过你们有没有觉得,他有点眼熟,好像在电视上看过。”

“怎么可能?电视上出现的人,怎么可能会在大马路上骑小电驴,还是租的。”

红灯终于转成绿灯,今阳正要过去,手机铃声却是响起。

“今阳,我听说你去了镇江?正好,立刻去那边的警局……”

~

因为盛晚和谢行除了综艺之外,还有《逍遥醉》的电视剧合作,《逍遥醉》预计会在明年的一二季度在樱桃台上星播出,需要保持热度。

所以这次的晚会节目,是两个人一起合唱。

盛晚上台表演之前,把手机交给小优,特地叮嘱如果有人打电话说要过来,让她去外面接一下。

小优正想问是谁,台上主持人已经开始报幕了。

谢行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,配上脸上的笑,英俊帅气。

他朝盛晚走过来,笑容熟稔自然。

“小晚,紧张吗?”

因为两人也算合作了两次,算是熟悉,再加上今天今阳会过来,盛晚心情很好,难得没有像平时一样刻意保持距离。

弯着眼笑,“还好。”

谢行一愣,眼底微微的诧异之后,是毫不掩饰的惊艳。

今天盛晚穿了一身水粉色的抹胸长裙,一头长卷发做了个公主编发,整个造型妆容都偏少女系,淡化了几分本身的美艳妖娆。

化妆师还特地在她眼睑下点缀了几片珠光亮片,不笑时端庄优雅,笑起来整个眼睛弯起来,涂着淡粉色眼影的眼尾微微上挑,点缀的亮片闪着光,甜美娇艳的像是西欧童话故事里的公主。

他脚步在盛晚一臂之距停下,“那就好,你今天很漂亮。”

盛晚客气的称赞对方今天的打扮也很帅,保准能迷倒台下一片女孩子。

谢行笑着还要说什么,盛晚已经转过头。

“师兄,要进场了。”

对话就此打住。

晚会结束,盛晚在台下安排好的位置坐了会儿,看了眼时间,时不时就往入口处张望,也没看见想见的人的身影。

犹豫了会儿,她提着裙摆,一边道歉一边穿过其它嘉宾,离开了座位。

在后台找到小优,“怎么样?有人给你打电话吗?”

小优摇头,“没呢,晚晚,是你朋友和家人要过来吗?可是现在晚会再过不久就要结束了……”

盛晚没解释,拿过手机翻到通讯录,除了做情感栏目主持人的闺蜜方蔓在她上台前打来的电话,就只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祝福短信。

没有他。

想着是不是因为元旦人太多,他被堵在路上了。

盛晚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
那边电话响了一会儿,没人接。

皱了皱眉,盛晚重新又拨了一次。

这回那边直接拒接了。

心里莫名有种不安,盛晚妆也来不及卸,就往外面跑。

小优见她脸色突变,摸不着头脑,连忙追上去。

“晚晚,待会儿晚会结束还有聚餐,代言品牌的王总和高总也在……”

盛晚却是已经跑出去了,因为知道有很多粉丝狗仔守在外面,所以盛晚是走的内部员工通道,进到停车场,找到自己的那辆保姆车,妆也懒得卸,只在里面把繁杂的礼服换了。

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小优和司机小王出来,直接自己开了车离开。

她一边开车一边戴上蓝牙耳机,继续拨打今阳的电话。

然而这次,今阳的电话再打过去,已经是关机状态。

盛晚想了想,找了个理由找朱玲要到了今凡的电话。

打过去询问,今凡也联系不到今凡。

似乎是察觉到什么,安慰盛晚别着急,他再找人问问,有消息给她回。

保姆车在通往火车站的路上停下,盛晚靠在一手握着方向盘,转头看着屏幕已经暗下去的手机,微抿着唇。

这才发觉,如果今阳不理她,她甚至没有任何方法去找到他。

就像现在。

她知道他来到了她所在的城市,却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。

他们之间的关系,像冬日里枯树上的黄叶,在枝丫上摇摇晃晃。

风一吹,就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