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成人app污安卓版免费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洪爷看着卓不凡,眼神之中只有深深的忌惮,强忍着伤痛道:“阁下这么做,就是与我洪门为敌,不知道阁下尊敬大名?”

“卓不凡。”

卓不凡淡淡说道。

黑熊赶紧跑过去将洪爷扶起来,洪爷朝着卓不凡拱了拱手,“洪某十几年没回龙国,没想到现在龙国年轻一辈如此厉害,领教了。”

“洪爷,我们……”

黑熊还是有些不甘心,今天不仅输给了廖家,恐怕他以后在腾冲的名声也会一落千丈。

“走吧。”洪爷捂着肩膀,摇了摇头,带着人掉头离开。

“洪爷,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?”黑熊扶着洪爷,咬着牙齿说道。

洪爷叹息了一声,旋即沉声道:“我说过,洪门不能辱!”

今年的赌石大会可以说是格外的热闹,不仅见识了赌石圣手之间的较量,更是看见了武道高手出手,一时间消息传遍整个腾冲甚至云省。

云省各大家族纷纷将在外的子弟召集回来,如临大敌,因为洪门来了!

青涩妹子清新恬静青色花瓣连衣裙唯美动人写真

廖家、单家、商会的人也都纷纷离开。

“卓先生,这次的事情真是太感谢您了,只是不知道我现在还能怎么感谢。”廖志平拱手道。

卓不凡轻笑道:“如果想感谢我,把新矿山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听到卓不凡的话,廖志平咬了咬牙齿,“卓先生不仅救了我的性命,更是保住了我廖家的声誉,如果卓先生真的想要这座新矿山的话,廖某愿意奉上作为感谢。”

卓不凡深深看了他一眼。

廖志平纵横商海数十年,人情老练,现在如此痛快就把新矿山交给自己,恐怕是不想沾惹麻烦。

“不知道新矿山在哪里,我现在就想去看看。”卓不凡问道。

“我让人领您过去。”廖志平说着,将黄管家叫来,交待了一番。

“小凡哥,我也跟一起去吧。”白蕊突然说道。

卓不凡点了点头,两人便在黄管家的带领下朝着新矿山走去。

廖柯和李云菲张了张嘴巴,见到白蕊小鸟依人般跟随在卓不凡的身边,两人心里都微微有些泛酸。

“爸,矿山是我们好不容易拿到手中的,现在拱手就让给别人。”廖长京皱着眉头,脸色有些肉痛。

廖志平看了他一眼,眼睛里满是失望之色,“啊,朽木不可雕也,恐怕小柯也比明白。”

廖柯回过神来,正色道:“这座新矿山我们廖家肯定不能要了,现在白家、卓先生、洪门都是为了这座矿山而来,现在新矿山成了烫手的山芋,我们廖家就算拿在手中也捏不住,而且还会引来祸端。”

廖长京和廖长伟等人如遭当头棒喝,瞬间反应过来。

无论是卓先生、白家、洪门,哪一个都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存在,这是神仙打架,凡人进去只会遭殃。

“卓先生,白小姐,这片地区就是出新开发出来的矿山。”黄管家站立,指着前方一片山脉,恭敬的说道。

“嗯,回去吧,我自己转转。”卓不凡点了点头。

黄管家拱了拱手,这才调头回去。

卓不凡站在原地,目光所及之处,一片荒芜,只有稀少的树木生长,到处都是开采出来的乱石,这些石头在他的眼中宛如明亮的烛火,又像是美味的食物。

白蕊盈盈立身旁侧,微微蹙着秀眉,“小凡哥,这里有什么好看的?”

白蕊知道卓不凡的能耐,怎么会看的上这区区一片矿山,其中肯定还有什么‘宝贝’,所以才会吸引卓不凡和洪门的人。

“仔细感受一下。”卓不凡轻声道。

白家是医药世家,也是武道家族,卓不凡离开白家的时候留下过一些功法,白蕊刻苦修炼,但是因为要管理偌大白家的家务,功力虽然没进展很快,但也隐隐到了宗师的境界。

况且修炼的是卓不凡改良过的功法,自然是比一般武者要强大许多。

“嗯。”白蕊点了点头,闭上眼睛,集中精神,认真的去感受。

过了一会儿,白蕊惊讶的睁开眼睛,眸子里泛着精芒。

“小凡哥,这些石头好像不一般,我能感觉到一种很温暖舒服的感觉。”白蕊张开樱桃小嘴,吃惊道。

“的精神力不错,否则是感应不到,这些东西是灵气,是我修炼的资源。”卓不凡目光中跳跃着火热之色。

跟他猜想的一样,这片地带地下的确有一处灵脉,但从灵气的浓度和广度来看,只能算是小型灵脉,比起星门之中的灵脉来说都要小了许多。

但这片灵脉却相当于几百块的上品灵石,对迫切希望提升实力的卓不凡来说,也是极为重要的。

“如果能将这片灵脉全部吸收干净,至少能让我达到筑基六层的巅峰,距离七层也只有一步之遥。”

卓不凡咧了咧嘴,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。

唯有提升自己的实力,才能让他感觉命运是被攥在自己的手中。

况且他得罪了隐门中的人,如果先天强者再次降临,将会对他造成巨大的威胁,甚至伤害他的亲人和朋友。

这种情况是卓不凡绝对不愿意看见的。

白蕊坐在山坡的绿草地上,将这两年的事情断断续续和卓不凡说了一些。

如今白家是云省真正的第一家族,而且和超凡集团合作,如今已经进入了全国百年当中。

“幸苦了,我这里有几枚药丸留着。”卓不凡从空间戒指里拿出几枚元气丹和炼制的青木丹。

这些丹药都能在关键时刻救人一名,元气丹则是用来修炼使用的。

卓不凡说完,站起身,动了动脖子,“小蕊,先回去吧,我得在这里待几天。”

白蕊看着卓不凡朝着矿山中走去的背影,捏了捏手中的丹药,跺了跺脚,俏脸羞红,露出一副女儿家的娇憨模样,“小凡哥,怎么总是不明白我的意思?又或者是明白了,只是在委婉的拒绝我。”想到这里,白蕊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我努力的去做这些事情,为的不是得到的丹药,而是希望我能在的心里能占据到一点的位置,即便只是一丁点儿,我也很满足。”